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丹韵词音--暖照夕阳(于丹讲唐诗03集)  

2012-12-12 18:07:05|  分类: 【fash音画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丹韵词音--暖照夕阳(于丹讲唐诗03集)
音画/网络,编辑/北国
 
【唐诗鉴赏】丹韵词音--诗意春风(于丹讲唐诗01集) - 北国老兵 - .


丹韵词音·暖照夕阳(于丹)

朋友们大家好。一天之中最意味深长的时候莫过于夕阳西下,这个时刻从光影上来讲,它是温暖的,它是朦胧的。而这个时候人的情绪呢?很多人已经忙了一天。纷忙的工作,还有一天中未了的遗憾,这个时候是一种思归的时刻。
  龚自珍说“吟到夕阳山外山,古今谁免余情绕”,夕阳山外山,到底牵绊着我们多少歌唱呢?中国有着农耕文明的传统,农耕文明遵循的秩序就是日出而作日暮而息。跟着太阳出门去劳作,跟着太阳回家去休息,太阳回家的时候人也应该回来了。所以当归不归的时候,这一天的流光和心愿都无法安顿。为什么暝色起愁呢?就是因为人生易逝。一天的日子也有它的边界,走到夕阳西下的时候,是一天流光走到边界之上,马上要坠入茫茫黑夜,但是这一瞬间我们还抓得住,这一刻人心百转千回。其实归来,这是一种永恒的心愿。我们一次一次地出发就是为了一次一次地归来。而归来,原来在中国诗歌中的表述,曾经多么朴素。
  在《诗经·王风·君子于役》里面,看着茫茫暮景,一个思妇想念她远在徭役中的爱人。“君子于役,不知其期,曷至哉?”她说我的那个良人啊,他出去服役了。“不知其期”,走的时候也没有告诉我归期。“曷至哉”,这个时候你在哪儿呢?接着她说眼前风景,“鸡栖于埘,日之夕矣,羊牛下来。君子于役,如之何勿思?”鸡全都上了架了,太阳西斜了,你看羊牛全都下来回家了,我家的那个人他到底在哪儿呢?你叫我怎么能不想他呢?这就是一段平白如话,聊天的口语,但是这是日暮晚归最早的歌唱。
  千古绝唱,就是那一句著名的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,不要小看这十个字,“夕阳无限好”讲的是空间,笼罩的这一切景象是温馨的、欢愉的;“只是近黄昏”讲的是时间,时光紧迫,渐渐地临近了黑暗,留下来的是悲伤的、是苍凉的。所以空间迷茫的温馨和时间冲破的苍凉,组合成了这些荒烟落日、几缕斜阳,组成了中国千古以来日暮情思不舍的歌唱。人面对着夕阳,有多少文人都留下来他自己的一种祈求——让日子过得再慢一点。
  屈原在《离骚》里面说“吾令羲和弭节兮,吾令羲和弭节兮,望崦嵫而勿迫;路曼曼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大家都熟悉后面这一句,都觉得是他自己一种九死未悔的努力,是一种探索,是他自己内心志向的一种抒发。但是不要忘了前面的这一句,他要让“羲和弭节”,羲和是谁呢?在传说中羲和驾着六条龙,拉着太阳在天空循环流转。所以屈原说,羲和呀放下你的鞭子,你让它慢一点让它能够停一停,不要让时光、让黑夜这么迅速地就把我给吞噬了,因为我要走的道路太远,“上下求索”,我还需要时间。
  李白在他的《古风》中说得更明确,他说,“黄河走东溟,白日落西海。逝川与流光,飘忽不相待。”他说你看一看,当黄河一路向东奔的时候,落日却刷刷地西向落下了,这一切是如此匆促,这一切时不我待。“子在川上曰,试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就是这样水向东流,日往西斜,这一东一西的奔走,生命流光转瞬即逝了。
  孟浩然《宿建德江》这都是我们从小的时候大家熟悉的诗,你看看他写的那种微妙的心情。“移舟泊烟渚,日暮客愁新。野旷天低树,江清月近人。”“日暮客愁新”,这五个字说得这么清浅,但说得真好。太阳晚了,而客子心中新愁涌起;一个日子老去了,但是一个人的几缕伤怀仍然新鲜。这种老去的时光和新鲜的忧伤交映在一起,表现为什么呢?眼前的景物变了。因为平野显得特别空旷,所以天好像近近地压在了树上,这叫“野旷”,所以“天低树”。而“江清”,江风清朗了就觉得月近人心,这叫做“江清月近人”。从日暮一点一点太阳的隐没,到月亮升起一点一点光明重新地流泻,在日暮和星月之间的流转,就是那永远不能够消歇的客愁。
  一提到日暮,就相关于客子心中望乡心中的忧愁,“日暮相关,烟波江上使人愁”,这是千古绝唱。每一次的日暮都告诉你,你的家乡还远,但你的时间无多;每一次的日暮都告诉你,你的生命越走越快了,但是你还有多少心愿没有完成。落日的核心意象是在催归,人如果真能归来的时候,哪怕已经错过了落日,他也还有一份温暖。我们为什么都那么熟悉、喜欢刘长卿《逢雪宿芙蓉山》这样一首短诗呢?“日暮苍山远”同样也是一个日暮时分,那个苍山越离越远,在日色之中越来越朦胧。“天寒白屋贫”,整个身上的感觉是寒冷的,但是接下来,那一丝暖暖的,给人带来的希望——“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”。“风雪夜归人”,这五个字为什么这么打动我们?就是因为有那样的疲惫,有那样的苍凉,有那样的斜阳晚照扰乱了心事,但是他不是“断肠人在天涯”,他还可以在风雪之夜,终于归来。
所以其实每一个民族的文化,都不能够摆脱深植于他血液之中那种传统里面的一些观念。中国人是眷恋土地的,土地中有他们的庄稼,有他们的房屋,有他们的子孙,他们一切的安宁都在土地之中。所以土地告诉他,日出而作,日暮的时候一定要归来。对于归途的这种向往,就成了天涯客子一代传下一代的吟唱。
  还有太多人心事的不甘,自己生命的蹉跎,也都在夕阳一刻被特别地映照出来。诗人韩偓说:“花前洒泪临寒食,醉里回头问夕阳,不管相思人老尽,朝朝容易下西墙。”这一句“醉里回头问夕阳”,你说他有多少不甘的心事,他苦苦地在追问,带醉去追问斜阳,你为什么“不管相思人老去”夜夜容易下西墙,你就那么容易把人抛甩下吗?你不知道我还有多少心愿吗?你不知道离别在这一刻多么难吗?这一切都不管,你就这么无情吗?就一定要这么快地走吗?也许今天的人们说,这样的斜阳让我们如此伤感,我们何必去吟诵它呢?我就就让它走远,我们早早地亮起我们房子里面的各种各样的灯,那我们打发了这段斜阳不就完了吗?在今天的照明条件,不管是马路上的路灯还是家家户户各式各样的灯盏,一定都能够让你在大白天的时候开着灯就接过来,我们完全可以忽略斜阳。其实在今天这样一个社会里,还能够再能够想想斜阳,也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。我们匆急的没有时光去对斜阳了,斜阳在今天是个什么时分呢?大多数人的斜阳都在堵车的路上,那个时候闻着汽车的尾气,远远地看着停车场一样不见挪动,那个时候除了烦躁,没有什么别的心思;还有一些人斜阳时分还在办公室加班,不做完报表,不写完这个文件,人还回不去,在回去的时候,已经是华灯替代了明月,根本就没有顾得还有斜阳,斜阳就这样在忙碌中被我们忽略了。
  你说斜阳的感伤,我们今天是错过了,但是斜阳中还有很多温暖的眷恋,斜阳就像是一个淡淡的显影液,多少曾经的心事,远远地浮出它的影像,这样的体验我们是不是也错过了呢?纳兰性德写过一首悼亡词,追念他已经过世的妻子,他说“谁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”。西风吹来,身上的凄寒透进内心,但这个时刻已经是独自凉,没有人披衣,没有人嘘寒,没有人送茶,没有人问暖。“萧萧黄叶闭疏窗”,一个人把自己关在窗内,一个人把事锁在心里,“沉思往事立残阳”,面对残阳独立,他锁住什么心事呢?你看看往日情节的浮现:“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”想起来当年和他年轻的妻子,两个人带着酒意,倦意沉沉,浓浓的春睡叫都叫不醒。两个人赌书,赌书是用了另一对伉俪的典故,就是李清照和丈夫赵明诚,两个人比记性,说我能背出哪本书里面哪一段哪一句话,两个人摆上几卷书互相赌。一人一盏茶,一人几卷书,翻开刚好对,你就算赢,翻开如果错了,你就要把你的这盏茶泼在自己衣服里面,另外一个人就抚掌大笑,这种少年夫妻风雅的日子,过去就这么一点一点过来了,所以“沉思往事立残阳”的纳兰性德最后说了一句话,他说,“当时只道是寻常”。这七个字多么平淡,当时只道是平常,我们人生中多少欢愉,在经历的那一刻觉得这就是一个寻常时候,大家长相伴长相守,这样的日子明天还会来,这样的时刻明年还会有。但是当这一切都走过去了,一个人在残阳晚照中去一点一点追缅的时候,才知道“当时只道是寻常”。他没有说出此刻的感受是多么不寻常,夕阳把他带回去了,穿过时光的隧道,让他妻子复生在他的身边重归温暖,你能说夕阳没有力量吗?
  一个人在忙碌的时候,可以有很多的寄托,而在斜阳西下的时候,他看见的只是失落和惆怅。所谓“断送一生憔悴,只消几个黄昏”,也许就在这样心事的百转千回中,黄昏成了一种不舍的心愿,这个不舍的心愿可以走到多远呢?
  杜甫在他的《咏怀古迹》里去追缅像诸葛亮、像宋玉、像王昭君这样一个一个他心中景慕的古人。他在王昭君的故居前写下这样的句子:“群山万壑赴荆门,生长明妃尚有村。一去紫台连朔漠,独留青冢向黄昏。”这个奇女子的一生,用这两句来概括她,写得多么玲珑多么明艳,但是这里面又有多少凄寒。“一去紫台连朔漠”,紫台是指汉宫之中,离开这个地方,就一生走向了默默的远方,她去和番,走向了匈奴之地,那么最后留下了什么呢?如果我们现在去内蒙古,我们出了呼和浩特不远,还可以看到昭君墓。昭君墓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“青冢”,也就是年年秋草黄的时候,唯独这个坟头上的秋草还是萋萋的绿色,它还带着南方的风,它还带着不死的心,它还带着魂魄里的一点点企盼。那么这样的萋萋芳草被斜阳映衬得格外触目惊心,这就叫做“独留青冢向黄昏”。
  这也是温庭筠为什么说“梳洗罢,独倚望江楼。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。肠断白蘋洲”,黄昏的这一个时刻去望归舟,望尽了千帆过去都不是自己的等待,只有斜阳含情脉脉,长长的碧水悠悠,这一切让一个人在楼头的等待终至于断肠。其实在词中写这样清寒的情怀有的时候千回百转,你在词章里面简直能够抓住丝丝缕缕漏下来的斜阳的光线。
  晏殊在写完了红笺小字要说尽平生意绪的时候才发“鸿雁在云鱼在水,惆怅此情难寄”。给谁寄去呢,鸿雁不肯接受自己的寄书,鱼在水中也不肯接受自己的托付,自己的心意终于寄不出去了,他找到谁?还是斜阳!“斜阳独倚西楼,遥山恰对帘钩,人面不知何处,绿波依旧东流”。
  这样的一个黄昏时分,到了元曲里面说得就更加显阔,王实甫写《别情》,叫做:“怕黄昏忽地又黄昏,不销魂怎地又销魂,新啼痕压旧啼痕,断肠人忆断肠人。”人怕黄昏,忽然之间真的又黄昏了。说人保重自己别销魂,那他怎么能够不销魂?一个人的旧啼痕没有干,新啼痕又留下来,因为断肠人在想念着另外一个断肠人。这样的一个句子常常让我想,今天的人比起我们的祖先,我们不勇敢了,我们今天有几个人为一份寄托不出去的情思而断肠呢?我们有几个人对那种无法回应的音信还在乎呢?有几个人还说要对自己有一份交代呢?有几个人还面对斜阳的感伤勇敢地去感伤呢?所以黄昏这个时刻如果你真的沉溺在里面,有的时候千古以后还会心有余想。
  对于这样一个时刻,也许刻画最细腻的就是南渡以后的李清照。由北入南,失去自己的夫君,失去原来北宋的江山,家国俱远,这样的一个走向暮年的女人,她的心事又在黄昏这个时刻,写成什么模样?我们都记得《声声慢》,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”,连用叠字开头,“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,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,晚来风急”想一想她内心的那种单薄、那种纤弱,堆积了多少心事偏偏到了这样一个难耐时分,而这个时候长空断雁,蓦然之间用声音勾起了她更深的感伤,“雁过也,正伤心,却是旧时相识”,想一想当年赌书泼茶的时候、鉴赏字画的时候、泼墨挥毫的时候,天边是不是也有过一行新雁?也许雁子相识,但是物是人非了。再看地上,“满地黄花堆积。憔悴损,如今有谁堪摘。守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。”看韩偓“醉里回头问夕阳”,说斜阳走得太快了,“不管相思人老去,朝朝容易下西墙。”你怎么能那么快就走呢?但是对李清照来讲,斜阳难耐。她说我守着这个窗子,看着满地憔悴黄花,你让我怎么能守到黑?黄昏为什么这么长?所以黄昏在有些人眼里太过匆匆,来不及立业建功;有些人眼里太过悠悠,来不及排遣愁绪。李清照的黄昏格外长,满眼的景致已经不堪,何况又听见了这样一种声音,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点点滴滴。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!”这番景象,一个愁字能了吗?人心已怨黄昏长,偏偏梧桐雨,点点滴滴又格外渲染了她的忧伤。有谁的黄昏能如此细腻,我说今天的人没有那么勇敢,今天的人有了忧伤的时候,总希望忘怀,总希望发泄,我们今天可以有各式各样的方式去排遣,还有谁敢寂寞地守住黄昏?
  如果说斜阳只是一个人的心事,那它不会留下古今这么多的吟唱。更重要的是斜阳照彻古今,见证江山更迭,比个人心事更开阔的,是黄昏的那份庄严,是斜照里的兴衰。所以,“江山不管兴亡事,一任斜阳伴客愁”江山的更迭,怎么能知道人间的这些牵绊呢,斜阳日日都起,但是只有心中的那种愁,心中那种眷恋,人在天涯。刘长卿面对着金陵城想起惆怅南朝事,他写下来“夕阳依旧垒,寒磬满空林。惆怅南朝事,长江独至今”。一个南朝的兴衰被斜阳的光线、寒磬的声音、长江的流水这三者勾勒在一起。天上有斜阳,地下有长江,人间悠悠不断是寒磬的吹奏,所有这一切勾勒起来的就是惆怅南朝,这就是夕阳江山里的更迭。夕阳那么有限,长江那么无穷,时间和空间形成了鲜明的反差,更觉得斜阳苦短。
  斜阳曾经探望过多少人?斜阳曾经见证过多少事?刘禹锡的《乌衣巷》,“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。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”那些野草闲花,今天都融入了夕阳晚照。看看王谢堂前,那些呢喃的燕子,当年见证何等的尊贵典雅,如今散落都飞入寻常百姓家。同样的心情,辛弃疾在京口北固亭上一眼望去,“千古江山,英雄无觅孙仲谋处”,当年孙权的江山今天还能回得来吗?没有那样的英雄,江山已经黯淡,“舞榭歌台,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”,这一切走远了,但什么还在呢?“斜阳草树,寻常巷陌,人道寄奴曾住”,就在芳草斜阳中,大家指指点点似是而非地说,这个地方好像就是原来南朝宋武帝刘裕住过的地方。刘裕那样一个崛起于贫寒的人,取代东晋,建立宋齐梁陈,那么这样的一个英雄,今天你还找得到吗?只能想一想,“想当年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”。不管孙权当年的英雄豪气,还是刘裕的指点江山,在今天能够找到的见证只有一个,叫做“斜阳草树”,而剩下的一切都是回忆之中了。不管芳草、斜阳还是寻常的燕子,在周邦彦看来,寻寻觅觅之中,他们似乎远去,又似乎重来:“酒旗戏鼓基处市,想依稀,王谢邻里。燕子不知何世,向寻常巷陌人家,相对如说兴亡,斜阳里。”
  总有一道永恒的背景不变,那就是斜阳常照。在那样的斜阳暮景之中,一切是迷茫的、一切是温暖的,迷茫如同前尘往事,温暖如同旧梦归来。
  江山古今,迷茫而温柔的斜阳始终都在。“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”,千年走马,江山更迭,夕阳为证。夕阳正是因为它这种特殊的审美,所以在朦胧之中,转瞬即逝,让人看到的如梦如幻。你说不清,你看见的是一段旧江山,还是一段新梦境。其实在这样的梦幻里,你能够看见的,往往有那么一种不真实的美感。大家看现在,为什么一到夕阳晚照的时候,很多爱摄影的人就一定要出门呢?一天之中最好的拍照时分,其实就是斜阳晚照。它不像早晨的光线那么强烈,它也不像正午的顶光那么平直,它有曲折,它有跌宕,它有温婉,它有朦胧。
  所谓“竹怜新雨后,山爱夕阳时”,你看看新竹带雨的时候,格外地惹人怜爱,而晚山披洒着斜阳的那一刻,最让人怦然心动。王勃写出他的千古名句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,想一想那些落霞是从天边往下走,遇上了飞起的白鹭,而那样的秋水,从地上往远处逝,遇上了远方的长天,这样一种远近高低之间的相遇,就凝成了我们心中永不褪色的景篇。
  也许今天越是都市越有一种惆怅,就是我们离山很远离水很远。我们去山水之间,现在只是作为休闲度假,一种奢侈的待遇。要专门拿出时间,要拿出成本,然后专门去拜赏一处地方,或许还要收点门票。但是我们本来是从山水中来的呀,斜阳、清风、明月、山林,这一切本身都是无价的。有多少人在斜阳坠入水中,斜阳披在山上的那一刻,用诗句刻画出来?但是今天,对都市的孩子来讲,他已经无法想象了,也许家长要去给他找图片,也许要去带他看电影,也许要给他翻画册,我们什么时候还能够回到那种自然的氛围之中?我们还能够每天看见斜阳时候,用自己的心,悠悠地、从容地追踪着它,写下来周邦彦那样的句子“一抹残霞,几行新雁,天染云断,红迷阵影,隐约望中,点破晚空澄碧”,他舍不得用重彩,舍不得下浓墨,每一点都轻轻地,含着一点在乎和怜惜,残霞只一抹,新雁恰几行,天染云断,红迷阵影,人迷失了什么呢?
  看着一片晚空澄澈,隐约之中是你自己极目放远的心情。其实我们今天往往感觉到走在柏油马路上,你失去了那种泥土的柔和,我们也同样失去了天空,现在有那么多的污染,我们开始熟悉了都市的雾霾天气,我们也熟悉了雾霾天气中所含的那些颗粒物的成分。人们惴惴不安,在网上查着各式各样防雾霾的措施和怎么样雾霾能够消除的消息,我们其实失去了天空的那一抹残霞。能不能够有一种中国人的诗意,带我们脚下更有弹性,在柏油马路上还可以踩到泥土?能不能够有一种诗意的眼光,带我们望断长空,依稀还能够捕捉到城市里的流霞?当你看见那一切的时候,仿佛又回到那个诗词的意境。
  王禹偁说“万壑有声含晚籁,数峰无语立斜阳”,千山万壑中,不管是泉流,不管是松风,它都含着它的声音,这就叫做天籁,而那座山沉默着,站在那里,为什么呢?它在立斜阳。斜阳有约,人心有情,我们今天是不是还能看见这些美呢?如果你觉得太沉默,我们看不见,那我们再来说一组意象,让你听见斜阳中的晚钟。
  多少人写过斜阳的晚钟,倾听时间的流逝,倾听空间的永恒,斜阳带着晚钟,心中会蓦然一惊的。还是那个爱斜阳的韩偓,偶尔见到了一个朋友,在宴席上匆匆地又要言别,只这一下午时光,他怎么说呢?十个字,没有说他们相见,说了什么内容?他们是欢畅还是忧伤?十个字,只写了两个时分,叫做“见时浓日午,别处暮钟残”,这十个字多漂亮啊!我们俩相见的时候,高高的红日正在一个浓浓的正午,如同两个人喜相逢的心情,此刻要相别了,远远地听见暮钟袅袅的残音,这两个时分写尽心情。夕阳的晚钟敲打在心里,能够敲断我们多少心事?
  李益见到自己的外弟蓦然又要分别的时候,也是这样,十个字,叫做“别来沧海事,语罢暮天钟”,两个人这么久不见,说的那些事宛如世间沧海已变桑田,说了多少事,现在来不及写出来了,只告诉你,我们长长的话终于说完的时候,人静下来,接下来听见了暮天晚钟。人的黯然、人相互的懂得、人的惜别、人对未来的怅惘,都在暮天晚钟之中。这就是一个时分,我们不知道依稀之中,我们的心还能不能够捕捉到。如果说夕阳的颜色还不足以吸引我们的目光,那希望这样的钟声还能敲打我们的心上。
  人总应该是易感的,人总应该看到春花秋月、流光逝去的时候,我们的心在岁月中的那种蹉跎,在岁月中的那种憧憬。其实在今天我们的这个时节,四季变得越来越不分明了。一天之中,我们更来不及去看从朝霞到落日的变化。我们只知道,哪怕是浓浓的日头正午,在写字楼里也是拉着窗帘开着日光灯;而哪怕是已经夜色沉沉,每一个歌舞升平或者是宴会的场所,都已经是水晶灯通堂明亮。日光对我们越来越不重要乐,其实我们不仅仅失去了那些感伤的机缘,甚至我们也失去了夕阳中的安顿。
  夕阳不仅仅是勾起我们那些未解心事的,夕阳有的时候也有一种门掩黄昏渔樵晚归的静谧和温馨。
  李颀写送给朋友陈章甫的诗章说,“东门酤酒饮我曹,心轻万事如鸿毛。醉卧不知白日暮,有时空望孤云高。”你想一想这样的一个时刻,买来酒,大家一起喝酒,喝得心轻万事如鸿毛,人心里把事看轻了就放下了。虽然也是白日,虽然也是暮色,但是醉卧不觉。在这个时候,望望天上,只能看见闲云远去,一朵一朵高飘天空。其实这是一种安顿,这是一种人在夕阳之中的放开。
  那么比这个更安顿的,比如说王绩的《野望》。他甚至不需要酒醉,他只是去看着这一幅暮景,用白描一样的笔法,把它浅浅道来,他说“树树皆秋色,山山唯落晖。牧人驱犊返,猎马带禽归”。我们说夕阳是一个归来的时分,那么牧人驱赶着那些小牛犊已经回来了,猎马带着这一天的猎物也已经归去了,所有的这些归来让晚照拥有了温暖。
  晚照既然是一个归来的时刻,我们为什么要人困羁旅,久久不归?而在所有的归途上,最勇敢的一个归来者就是陶渊明,自从他那一首《归去来兮辞》把自己召回来,他的夕阳成为了千古的温暖。我们都熟悉他饮酒的时候写下的那一段名句: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”就算在喧喧闹闹人们的包围中,我自己心可以远,地方就偏了,所以我听不见车马的喧嚣。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这一段名句,就这十个字写出何等的悠闲。“采菊东篱下”,他没有翘首企盼,他更不需要去苦苦地攀援,他不追赶什么,南山自见。所以叫做“悠然见南山”,南山是自己来到他眼前的。南山,在他的家那个地方望出去,其实指的就是庐山。庐山有那么多壮阔的风景,有那么多人去攀援,有那么多人去想象,但陶渊明不,陶渊明就在他的那个家乡住了那么久,但是他一直没有写过上庐山的诗,都是庐山浮现在他的眼前。这也是一个日暮时分,但日目中只要有归来,心就不仓皇。“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”,归鸟都会来了,人还不归来吗?人如果在这一切中间终于安顿,那么菊花、南山、飞鸟、晚霞,“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”。这此中的真意,怎么能是诗词能写得出来?说出来的东西终将被超越,这也是一种悠然心会,妙处难与君说。
  谁能安顿,谁就可以静立斜阳。斜阳除了这样的一种审美,除了这样一种感伤,除了王维和陶渊明式的安顿,其实斜阳中还有斜阳的哲理,还有穿越风雨之后,斜阳温暖相逢那样的一种大欣慰、大自在。真要能看破斜阳,那也完成了一种心灵历史的成长。
  苏东坡在贬到黄州做团练副使的时候,是他心意最婉转蹉跎的时候,他闲闲地跟着几个友人,都在各处去赏一些风景去打发时间。有一天他们出去,走在路上,突然就下了雨。“雨具先去”,手里没有雨具,他的同伴都狼狈而逃,然后苏东坡说,就是我自己不觉,自己浑然不觉,自己漫步在风雨之中。没过多一会天晴了,这一个没有跑的人看见了斜阳,所以他说,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”风雨来时,哗啦啦的声音会吓到你吗?人真正怕的不是风雨,其实是风雨来时的那一点动静,人往往是被动静吓着了。
  人有的时候得一点小病,如果探望你的人太多,你可能就觉得自己得了一场大病;如果人犯了一点小错,如果安慰甚至鼓励你的人太多,你会觉得自己的过失可能不可弥补——很多时候这个世界的动静,是可以把我们吓倒的。那么动静大,你可以不听,这就叫“莫听穿林打叶声”。
  “何妨吟啸且徐行”,我就缓步行来,口中长啸着又能怎么样?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”有竹杖、有芒鞋,难道我淋的雨就比那些骑着马狂奔的要多吗?没准在从容悠缓中还少呢!关键要问问自己的心,谁怕了?你怕了吗?如果你怕了,你就真的已经败给了风雨,如果你不怕,风来、雨来,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。
  风雨无碍心情,一个人穿越风雨,他能够相逢什么呢?“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。山头斜照却相迎”,终于一阵春寒把酒给吹醒了,刚一觉得身上寒冷,一回头,蓦然撞见斜阳红。原来风雨过后总有彩虹等在风雨之后,山头的斜照暖暖地迎着你缓步归去,这个时候再看刚才刚才一片狼藉,大家四散奔逃的地方,叫做“回首向来萧瑟处。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”。人原来是可以归去的,只要你看穿这一切。人如果能够穿越了风雨,还可以再遇夕阳。
  也许苏东坡所遇到的山头斜照对生命那一番迎接,比起王维,比起陶渊明的安顿,更有一番新的境界。因为在风寒雨重之后,人心对夕阳晚照的感受,有一份深深的感恩。这里已经不仅仅是一种感伤,而是斜阳永恒陪伴苍凉生命。
  残阳照彻人生,每一个人在黄昏落照之中都有自己的感受,也许残阳如血永远映照在关口之上,永远照应着古今的苍茫,也永远照彻人们的心事。
  看得见残阳,就在一天的边界上,抓住了温暖,守住了梦想。(
文字讲稿来源


于丹讲唐诗视频系列(8集)
第一讲:诗意春风 第二讲:暮暖清秋
第三讲:暖照夕阳 第四讲:千古明月
第五讲:风雅田园 第六讲:登临况味
第七讲:剑啸长虹 第八讲:诗酒流连
本模块代码复制处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